EN
新闻中心
2020年全国两会麻醉界全国政协委员两会提案

中华医学会麻醉学分会

2020-05-26 14:41阅读 632




2020年全国两会麻醉界全国政协委员两会提案

中华医学会麻醉学分会 今天




全国政协委员杜洪印:关于进一步加强卫生监督体系与能力建设的提案



    卫生监督体系是公共卫生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国家法制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执行国家卫生法律、法规,维护公共卫生秩序和医疗服务秩序,保护人民群众健康的重要保证。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改革完善医疗卫生行业综合监管制度的指导意见》(国办发〔2018〕63号文件),要求建立严格规范的医疗卫生行业综合监管制度,加强队伍和能力建设,打造专业化、规范化、职业化的综合监管队伍,协助卫生健康行政部门建立并实施医疗卫生行业综合监管督察机制。

存在的问题

一、缺少顶层设计

自2000年卫生监督机构从疾病预防控制体系剥离后,伴随数次国家法律、制度的调整改革,卫生监督机构的职责长期处于调整变革状态之中。


二、办公用房和经费不足

相当数量的基层卫生监督机构办公用房未达到国家标准,功能用房安排捉襟见肘,设施老化无法修缮。


三、公务用车配置不足

基层卫生监督机构执法用车数量少,无法满足日常工作需求。


四、编制与人员不足

一是人数不足。在岗一线监督员远低于每万名常住人口配备1-1.5名监督员的标准;二是空编率高:卫生监督机构总体空编率达25-40%;三是人才流失,缺乏“中坚”骨干;四是一线监督员严重不足,有的专业达不到2名持证人员执法;五是街镇一级执法“网底”不健全。

建议如下

一、建议国家层面出台适应经济社会发展的卫生监督体系与人才队伍建设规范性文件。按照行政区域内被监管单位数、执法受众人群,地方病、职业病罹患情况等因素,或按照辖区人口、工作量、服务范围和经济水平等因素,适当增加人员编制。统一制定机构、人员、设备、经费等方面的保障条件建设方案,指导各省市加强队伍体系建设,构建起省、市、县(区)、街镇(社区)卫生监督队伍体系与网底架构。


二、各级政府牵头围绕卫生监督机构改革与“三定”,做好编制、人事、财政等相关文件配套,降低人员招录与编制控制限制,明确各级卫生监督机构级别。建议国家卫健委联合相关部门,出台职业病防治监督执法人员和能力建设方案,将职业安全健康监督管理纳入政府工作计划。建议地方编制、财政、人力部门充分考虑执法实际,针对职业卫生监管职责,基层监督机构增设专门从事职业卫生监督处(科)室;增加职业安全健康监督执法人员配置;保留并划转街镇职业安全办公室机构与职能,继续开展职业卫生巡查等工作。


三、建议各级政府统筹协调编制、规划、财政、人事等相关部门,按标准调配办公用房;提供经费保障,用于办公用房修缮、执法执勤用车的燃油费、通行费、卫生监督监管职责所需业务经费。


四、卫生监督员直接或间接接触传染性疾病病原微生物和粉尘、噪声、放射源等各类具有职业危害因素。建议将卫生监督员明确纳入卫生防疫津贴等特殊津补贴的发放范围。


五、以《国家基本医疗与健康促进法》颁布实施为契机,建议国家与地方立法机构抓紧组织修订完善卫生健康监督领域相关法律法规,统一监督执法标准,以满足监督执法需求。


六、加大业务经费投入,创新监管手段、机制,提升卫生监督执法效能。加大“互联网+”“5G”等新技术、新手段在卫生监督执法领域应用的经费投入,加快信息化建设经费支持,提升“智慧监管”信息化、电子化能力。


七、进一步理清权责边界,深化卫生监督机构管理效能。在建立卫生健康事权责任“责权”清单基础上,进一步理顺行政机关与监督执法机构“责权”事项与内部分工机制。

  提案人:

  全国政协委员

  天津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副主任

  杜洪印




全国政协委员敖虎山:关于加强我国院前急救体系建设的建议



    院前急救系统是我国基本公共服务和城乡安全运行保障的重要内容,事关人民生命健康和城乡安全,是社会公共管理、医疗水平、公共服务能力的综合体现。

    目前我国院前急救体系存在以下现状:一是急救人才数量严重不足、急救车辆和配置不足,2019年上半年北京急救中心呼叫满足率最低不到80%;二是非紧急医疗救援占据近一半的紧急急救资源,造成急救资源的浪费和紧张;三是不同地区之间院前急救体系建设和资源分配和发展不平衡、一线城市与三四线城市之间差距较大;四是公众通过正规专业渠道学习急救知识的途径与急救知识普及率与发达国家相比还有很大差距;五是社会公共急救设施或器材的配置率很低。以AED(体外自动除颤仪)配置为例,发达国家每10万人为300台以上,我国台湾每10万人100台,北京为5台,深圳为11.5台。

    数据显示,我国心血管疾病患者达2.9亿,每年因心脏性猝死的人数达54万余人,且80%以上的心脏骤停发生在院外,死亡率居全球首位,平均每25秒有1人死于车祸,每天约有150人死于溺水,每年意外伤害死亡约70万人。面对日益增加的急救需求与供给的短板,建议如下:

一、完善急救队伍建制。建议对专业技术要求高的人员加强编制保障力度,对驾驶员、担架员等其他相关工作人员采取聘任制、购买服务等方式。建立三级、二级医院及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医护人员以兼职方式从事院前急救工作制度、主治医师在晋升高级职称前到院前急救岗位工作6 个月制度、具备资质的院前急救机构管理人员每周到急救一线服务1 天制度等。


二、优化职业发展路径和空间。建议动态调整、优化急救专业机构内部的职称结构,适度提高高级职称占比。对院前急救人员重点评价院前临床实践操作能力、急救技术水平和工作业绩等。设立独立的院前急救人员职称序列。为45 岁以后不能或不愿继续从事院前急救一线工作的人员建立退出机制,在医疗卫生系统优先推荐就业。二级医院及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要优先安排院前急救人员转岗。鼓励高校开展“院前医疗急救”学历教育、定向生培养、研究生培养等。


三、深化院前急救薪酬制度改革。建议建立和完善院前急救工作绩效考核机制,根据岗位设置,综合考虑工作强度、服务质量、运行效率、满意度等建立绩效评价指标和动态调整机制,建立适合院前急救岗位特点的绩效工资分配办法,工资分配向急救一线人员倾斜,体现多劳多得、优绩优酬。此外,建立并完善医疗卫生机构专业技术人员到院前急救岗位服务的购买和绩效激励机制。


四、多途径补充急救人才队伍,急救医师专兼并行,可引入其他部门(如消防等)和社会力量加入,经行业机构或专业培训后的志愿者可加入到急救队伍从事辅助工作。


五、将非紧急医疗救援从院前急救体系中分离。由政府相关部门制定政策,鼓励市场化运行机构开展非紧急医疗救援,包括与专业医学团体合作开展人才培训、建立非紧急医疗救援平台、采用先进的管理理念、模式及设备等,政府相关部门做好准入审批和运行监管,从而缓解目前急救体系的压力,提高救援效率。


六、加强公众急救知识普及。加大在机关、企事业单位、人群密集场所等开展心肺复苏急救技术等急救知识普及力度,特别是公安、部队、交通、学校、工作强度较大的企业等单位更要开展职工的急救知识普及,提高我国心肺复苏等急救技术的普及率。同时针对我国目前AED(体外自动除颤仪)配置率很低的问题,要大幅度提高配置率,加强公众培训,让更多的人了解和会使用AED,这是整个社会应急体系建设的一项重要内容。

  提案人:

  全国政协委员

  中国心胸血管麻醉学会秘书长

  敖虎山


全国政协委员黄宇光:关于正面满足人民群众医美需求,进一步加强医美麻醉等专业人才培养的提案




医疗美容(医美)产业是社会发展进步的表现。2018年我国整形美容收入达2245亿元,3年来增长了31.83%,照此发展,到2030年,我国将成为全球第一大医美市场。可见医美已经成为群众自然的需求和时尚,爱美追求美说明百姓对美好生活有着更高的追求,医美产业发展也是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追求的一个亮点和渴望,这与人民群众对其他刚性需求的渴望一样,应该加以鼓励和正面满足。但是近年来,因为美容致残致死的事件时有发生,给患者造成伤害的同时,也给社会造成不良影响,甚至产生一定程度的社会舆情。

    实现美的追求需要医疗专业能力的保障,医美领域供需矛盾的关键问题之一是医疗专业人员不足,包括整形美容专业医师人员和麻醉专业人员不足。整形美容的风险有手术本身的风险,但是其中麻醉的风险更是不容忽视。

    全球每年有2.34亿人接受手术和麻醉,相当于每年每25人中就有一人接受手术。全国麻醉专业人员严重不足,每7位外科医生才有1位麻醉医生(比例为7比1),而世界上发达国家的该比例则为2.9比1,客观上造成外科医疗资源的浪费。现代外科学已经形成十个以上的外科专科,包括整形美容专科,而麻醉仍然是一个学科,导致每年医疗机构对外科专业与麻醉专业人员培养投入持续失衡。医美行业存在的主要问题之一是正规培训的医美手术和麻醉医师的严重不足。除医疗美容之外,麻醉医师在临床麻醉、分娩镇痛、胃肠镜麻醉、微创介入治疗以及各类急慢性疼痛的诊疗不可或缺,麻醉医师在此次新冠肺炎重症疫情患者救治中更是专业担当,这都反映出人民群众对生命呵护和舒适化医疗的渴望,表明人民群众的刚性需求对麻醉专业人才队伍建设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提案建议

一、正面满足人民群众对医美的合理需求,树立对美的观念的正确理解,坚定“四个自信”,提升文化自信。加大媒体正面宣传,美应该有标志,美的标志首先是自然,应该结合各自的文化背景。我们经常看到有一些中国美女做了整形,鼻梁垫得像欧洲人一样高,但我们中国人是东方人种基因,放弃自己应该有的特色,追求原本不属于我们的美,视觉效果反而很奇怪。弘扬中国人应该有自己的民族自信,实现适合我们自已的医美追求。


二、加大医美专科医师人员数量,加强专业人员职业培训,规范医美产业的安全。目前,整形美容外科数量严重不足,全国正规培训的整形外科医师仅有4000余人,民营医美机构从业医生1万余人,亟待人才培养、加大投入。目前我国从事医疗美容的机构资质参差不齐,全国有5000多家医美机构,亟待制定行业标准实现行业规范管理,包括制定整形美容手术和麻醉安全规范以及质控标准,实现医美行业的安全、有效、舒适和人文。


三、缓解我国麻醉医师短缺,加强麻醉人才队伍建设。麻醉专业人员不足的现状已经引起了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高度重视,2018年8月8日国家卫健委等七部委联合发文《关于印发加强和完善麻醉医疗服务意见的通知》(国卫医发2018第21号),要求进一步加强麻醉人才队伍建设,推动医疗服务高质量发展。文件指出:主要目标是力争到2030年,麻醉医师数量增加到14万人,到2035年,麻醉医师数量增加到16万人,每万人口麻醉医师数达1人以上。这一文件出台已近两年,但这一目标的落实情况并不乐观,在此建议,相关部委高度重视、加大对各医疗机构对该文件执行情况的监管,优化有限的医疗资源,切实推进文件精神的落实,避免红头文件流于形式。


四、从政策上进一步完善国家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和专科医师培训制度,加大全国公共财政对医疗人才培养专项支出预算。对医美、麻醉、小儿、病理、急诊等紧缺学科政策倾斜,优化有限的医疗资源,统筹配置医疗专科均衡发展。 

  提案人:

  全国政协委员

  北京协和医院麻醉科主任

  黄宇光

      编辑:中华医学会麻醉学分会秘书处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