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会议活动
【京津冀麻醉之声】中华医学会麻醉学分会主任委员黄宇光教授:麻醉医疗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我们要抓住机遇、全力以赴推进麻醉学的发展!

第1医学频道

2018-12-04 17:27阅读 58




一、临床麻醉为高危专业,必须关注患者安全和医疗品质


临床麻醉,它是整个医学领域里面一个高风险的专业,医院里面有很多的专业,麻醉手术是医院里面的高风险行业,为什么呢,其他专业病人来看病啊,你给他治疗诊断了,结果好不好,病情要慢慢地,因果关系没那么强烈。手术麻醉就不一样了。病人推进手术室,是一个鲜活的生命,因果关系太明确了,从这个角度来说,手术麻醉是高风险的平台,是高风险行业当中的高风险平台。每天手术当中的变化特别快,要手术要麻醉,让他从清醒变得糊涂,糊涂了之后,麻醉了之后还得醒得过来。我们说难的不是麻得过去,难的是怎么醒得过来、让他什么时候醒,从这个角度来说,必须关注的这样一个点,就是叫patient safety,就是患者的安全。在全球各个国家的麻醉学会,都在强调患者的安全,因为安全就是那个数字的1,你干的所有工作都是在加0,100、1000、10000、100000、1000000,但是如果没有安全,把这个1拿掉,所有的0都叫功不抵过,临床安全是第一位的。我是1978年入学,1983年毕业,当时做麻醉很紧张,什么时候病人出事不知道,监测条件也不好,什么时候病人心跳停了,台上的血紫了,甚至外科大夫发现病人血怎么紫了,这时候病人快没了,那时候安全是一个非常严峻的挑战。随着多年经济的发展,监测水平的提高,麻醉大夫整体业务能力的提高,我们现在用的方法,药物都是跟国际接轨的,所以现在心里没那么焦虑了,比较的淡定了。因为我们能够心里有数,及早地发现患者生命体征的变化,能够及时判断,加以干预。原来我们想到患者的安全就做麻醉就紧张,我要讲的课就是beyond safety,我讲的是quality improvement,就是我们讲品质,现代医学当中,尤其是手术科室,大家都在关注安全,都有自己的专业,这就叫做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学科都在分,外科从一个大外科分成十几个专科,麻醉也是,一个麻醉科分成很多的亚专业。但是合久必分的时候,现在就要分久必合。现在发现患者的安全,包括患者的愈后,就是你的医疗的品质,少数人一两个科室不能够完成,要大家达成共识,为了病人医疗的品质。病人品质体现在,就是他比术前还好,怎么样让病人尽快地恢复到术前,甚至比术前还好,这就叫加快术后康复,叫enhanced recovery after surgery。一个科根本做不了,是看你怎么样去改善品质。现在很多的学科都认识到这一点,现在医学认识到这一点,分久了之后,大家又合到一起,去关注一个共同点,不仅是病人的安全,而且是病人的愈后。我们现在不光要看病人的安全,更要关注他的品质,他的愈后。



二、各个专业都要发挥自身的价值和作用:竞争、合作、沟通、共赢


通过我们的治疗能让病人不要被打击得那么的深刻,能够更早地恢复,甚至比术前还好,这就是我们的共同目标。为了这一个共同目标,大家都走到一起来了。所以各个亚专业,各个专业都要发挥自身的价值和作用。我们现在都讲四个C,ABCD的C,四个C。第一个是竞争,没有竞争就没有进步,叫competition。我讲就是得合作,得cooperation,第二个叫cooperation。cooperation在过程当中就会有矛盾,因为不同的专业,不同专业的出发点,看问题是不一样的,第三个C就是communication,就是得合作,得沟通。良好的沟通解决了问题之后,最后结果就好了,团队合作就好。第四个C,合作共赢了,大家就能够相互祝贺了,叫congratulation each other。就是竞争、合作、沟通、共赢。现在医学的领域就叫MDT,一定要多学科,因为一两个学科不能解决问题,现在主要的问题是ERAS基本达成共识,大家都想朝这方面做,但问题是挺难的。就是做似乎是有效,但是我们说你不能改善你不能测量的东西,而ERAS干预的从术前、术中、术后,它的指标非常的繁杂,在临床上我们可以把这些指标都用上。结果并不是说某些干预是一定有效的,我们现在缺乏大样本的、多中心的控制,要很好的前瞻性研究来证明某些的干预确实是有效的,确实是值得让我们常规去开展。这是我们现在ERAS的问题,熊院长代表我们的麻醉学会,这几年都在倡导从麻醉学到围术期医学,这是我们一个战略目标,也是我们学科发展方向。



三、需落实的问题:以品质取胜、以证据为导向、从“想”到“做”


从ERAS这个角度来说,我们现在要落实几个问题,第一个要从以量取胜到以品质取胜,英文叫from volume-based to the value-based health care system,我们要求以量取胜,但是我们很多的医院都是因为有太多的工作量,就造成一种不讲品质的现象,很多的这种基层医院,他们非常的繁忙,他们就萝卜多了不洗,这就是个问题。一定要从以量取胜到品质取胜。第二个要以经验为主导,转变成以证据为导向。现在都是凭着临床经验,我们要from clinical experience to the evidence-based improvement,从简单的传统的经验,到以证据为导向的这样一个进步的过程。第三个就是我们是需要从你的想到你的做,from thinking to the action,就是说你得不光想,想永远是问题,做才是答案,我们需要的是改变我们的观念 去做的这个问题。我们现在包括patient safety,质量的控制,包括ERAS,现在关键的是怎么样去落实,怎么落实,怎么样把这个有据可循整个能够判断,然后现在的干预。在协和医院,我们现在多学科做的事已经作为常规。但是我们困惑的是,我们做了这么多的干预,病人到底得了多少好处,哪些干预是我们想象的,哪些干预是真正有效的,我们现在进一步在临床实践当中,要更加地细化,把临床的工作做踏实。我想ERAS还有一个就是谁当主角的问题,我觉得先搁置一下。因为这个问题呢,不利于多学科的团队合作。我们现在讲的是有为才能有位,重在作为。就是说你做到一定程度,正是大家缺不了你的,外科觉得只有你行的话,自然会认你为主导。所以在这方面呢我觉得我们的学科发展还是需要自身努力,因为我们是不是主角,是不是主导,不是我们强行这么叫出来,或者宣传出来的,而是看看我们的作为,学科的自身价值的体现,这能够让我们的兄弟学科去认可。



四、中国整体医疗水平不错,但区域之间差异大


我们国家目前的整体水平,在国际上的这个地位,这不用我们去评估,在今年的5月23日,世界著名的权威杂志,柳叶刀杂志已经把中国的医疗整体水平给它评估了,我们在195个国家当中,中国按照医疗的可及性和品质指数,我们已经排在了第48位,是很不错了。按照我们国家的人均GDP的投入来说,大概美国跟我们投的,他是17%,我们是5.5%,他们的人口是我们的四分之一,从这个角度来看,他们人均GDP的医疗投入是我们的七倍,我们能发展到今天,应该说医务工作者已经付出了极大的努力,能够达到这个水平。我觉得中国的麻醉还是比较幸运的,在老前辈这么多年的一代一代的努力之下,我们麻醉是自身的强大,我们这么大一个国家,所以这个量大家就不敢小视,这么多年,我们通过自身的努力,国际上也赢得了尊重,我们有很多的国际的职位,在罗爱伦、李树人、吴新民教授的带领之下,在熊利泽主任委员这一届时得到一个突破,我们在亚欧地区,在世界麻醉联盟都得到了非常重要的一个位置。今年的年会有很多国际的学会的领导们,和一些杂志的主编们都纷纷来到北京,参加我们的年会,对中国表现出了极大的关注和热情跟参与感,以及对未来与中华麻醉学会和中华麻醉杂志合作的这种强烈的愿望,应该说我们赢得了应有的尊重。但是我们心里很清楚,就是中国的麻醉和中国的医疗一样,跟中国的经济状况也一样,整体上是不错的,作为一个国家很好了。但是我们的区域之间的差异太大了,我们区域之间的差异,就包括北京和西藏,我们医疗状况的差距,包括我们麻醉不同级别医院之间的,地区之间的差异,我们要保持清醒的头脑,我们的差距比我们的邻国印度都要大。



五、麻醉医疗得到重视,我们要抓住机遇、全力以赴地推进麻醉学的发展


我们向日本学习,它全境之内的医疗的水平的差异非常小,在全世界是最小的。我们需要努力,除了我们要科研创新,人才培养走向国际,同时我们也要花很大的精力去解决我们的整体医疗水平,让整体麻醉队伍能够齐步走的问题。目前我们相比较之下,麻醉自身的发展非常地迅速,但是我们看别的学科发展,甚至更快。随着人民群众生活水平的提高,他们对医疗的追求渴望,对舒适化医疗的渴望,对麻醉的刚性需求,已经达到一个井喷的状态,以至于我们现在出现新的瓶颈。当然我们毕业,1983年大学毕业做麻醉,那当时麻醉就是一个瓶颈,大家都知道那时候定位是什么,辅助科室,一级科室,幕后英雄。但这么多年,我们已经甩掉了,我们是一级诊疗临床,目录二级临床学科,我们发展得很好。但我们现在又遇到新的瓶颈问题,为什么,我们麻醉整体的服务医疗,服务能力跟不上外科的这种需求。因为外科分成十几个科,每年招的人都比我们多,我们麻醉科就是一个独立的科室,而且传统的非手术科室,消化内科、呼吸科、放射科、超声科、心内科都提出了对麻醉舒适化医疗的需求,这就导致我们现在人员的相对的紧张已经达到了空前的一个状态,所以这就是为什么国家七部委的文件发表了,它看到这个问题,所以我们也是一个比较幸运的科室,从来没有一个学科,一个医疗的行业能够得到国家领导人的这种重视和相关七部委的红头文件的支持,唯一的是麻醉。我们得抓住这个机遇,我们得配合国家的政策,把我们人才队伍给它建设得更好,再提高我们的品质。我们在国际上的地位,我觉得我们是不错的,但是我们客观的讲,我们任重道远,我们必须保持清醒的头脑,不能沾沾自喜,我们必须在国际上引领,我们有这个自信。这次的全国年会加上我们的亚欧地区的麻醉年会,我们亚欧地区的主席就是熊利泽教授,这次会议应该是空前成功。来的外宾对中国都是刮目相看,我们在今后的工作当中,有了更多的自信和努力的方向,我们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全力以赴地向前推进,前景一片光明。



返回列表